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论坛博客 | 通讯录
网站首页
组织沿革
光辉历史 续谱新篇 主要荣誉 名人传记
创业精英
老兵回首 战友情深
养生保健
新闻动态
通讯录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老兵回首 - 解放战争 >> 正文
刺刀见红拚“野马”
发布日期:2009-12-28 22:26:43    浏览人数:3946
版权归本网与作者共有,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高炮六十二师战友网 www.62gps.com

——难忘的海南、云山两次激战
李玉江

                                                     “我们高炮和敌机拚刺刀”

       我们三营的几个连队都是从步兵调来的。八连是牡丹江军分区独立二团三营八连,由罗绍福带到高炮大队编成的。七连是合江军区东安(即密山)分区一个朝鲜族连,由傅明贤带到牡丹江谢家沟高炮大队,编成三营七连,朝鲜族人占百分之八十左右。九连成立晚一点,是1948年春夏由嫩江军区地方独立支队调来一个连在哈尔滨和吉林市郊编成的。营部是戴英文教导员从一纵队调来后,1947年12月上旬在海林县高炮团部正式宣布成立的。

       我是跟着罗副团长来高炮团的。我们那个独立二团,就是山东来的田松支队二大队扩编的,在牡丹江海林一带剿匪一年多,出现了杨子荣和小说《林海雪原》里介绍的英雄战斗事迹。1947年老二团升编到一纵队,团首长回来又组建了新二团,上级说要发展炮兵,又把我们升编到炮兵,翟团长带着几个连去了八面通镇的地炮团,罗副团长带着我和八连就到了高炮团。不久,罗副团长嫌干炮兵不过瘾,要求调回步兵团,我没再跟去,留下来不当警卫员下到了八连。在八连3年中,我最难忘的是1950年海南和云山那两次战斗。这两仗是我们高射炮与飞机直接对阵、像步兵一样拼刺刀的惨烈之战,令我终身难忘。那时,我在三营八连二排四班任班长,排长是朱光远,排里三班班长是小个子申富。
       1949年我们从北平一直打到广东,过了元旦后又到雷州半岛的徐闻县,在此安营扎寨,担负起掩护步兵跨海作战训练的任务。当时,准备跨海作战解放海南岛的部队是四十军和四十三军,我们在徐闻这里保障四十军训练,他们每天晚上去海边训练泅渡、操船,白天撤回内陆休息。我们是每天白天去海边防空,打击来破坏船只的敌机,夜里则撤回内陆30里开外,主要是为了避开敌军舰从海上用大口径炮对我轰击。在那一段的防空作战中,我们打得国民党飞机恼羞成怒,几次专门来对付我们高射炮。有一天下午两三点钟,敌人几架P-51“野马”攻击机来了,我们一开炮,它就疯了似地围着我们炮阵地发起攻击。这是以往我从未见过的情景。过去我们在辽沈、平津和太原战役作战时,常常是我们一开炮,敌机见到爆烟便躲避绕行,基本没有直接对我发起攻击的。那时候我们最大的威胁来自敌地面炮火,记得打锦州时,有一天敌炮兵在40分钟里对我阵地发射了200余发炮弹。那次我冒着敌人炮火把全连4门高炮的炮身打平摇下来,保护了火炮,尽管我被爆炸的炮弹震昏,还烧掉了眉毛头发,但是战后评个大功,得了枚勇敢奖章。海南这一次敌机可一反常态,只围着我阵地投弹扫射,把我们高炮作为主攻目标,大家还都是第一次碰上。看来,敌人一定是认为有高炮的地方就必有重要目标,所以就决心先打掉我们高炮,然后再打我重要目标。
       敌人的P-51“野马”式战斗机,是当时美国最先进的机种之一,轻巧灵活,速度快,火力猛,机动性强。我们的75炮主要是对付中高空目标有优势,瞄准时方向机、高低机都靠手摇,所以比较笨重,要追着“野马”打,很费劲。战斗打了近一个小时,敌机一次次地向我阵地扫射投弹,我们也一次次地在它飞出我炮射距外转回来时抓着它开炮。那“野马”飞机每架有6挺机枪,口径比我们一般的机枪口径要大不少,打上就是一个大窟窿。我们那炮打起仗来就像小猪吃奶似的,12个炮手在炮跟前围那么一圈儿,上边又没遮没盖的,所以只要叫人家打上那伤亡就不是一个两个。三班阵地一下子被敌机扫射打中了,当场伤亡好几个,班长申富没事,他顾不上别的,顶上去接着打。九炮手刘庆章是装填手,长得很魁梧,山东人,他被敌机枪扫射打中了小腹大腿根部,一下子跪那儿了,就这样他还是用一支腿支撑起身体,坚持往炮膛装了最后一发炮弹,看到发射出去,然后才倒下。这时排长朱光远去抢救他,只听他说了一句话就牺牲了。朱排长顶上炮位,边打边喊鼓动口号:“为战友报仇!让敌人偿还血债!”我们班同志们看到这情景,大家也都红了眼睛,拼命向敌人开炮。这一仗,尽管敌机转着圈攻击我们,打了十几个回合,我们终于打掉了敌人1架飞机,剩下的2架见事不好跑了。这算是给牺牲的同志们报了仇。
       战后,大家都说这一次可是高射炮和敌机拼刺刀——面对面地干上了。我们营九连也打得很顽强,有个班也是遭受严重伤亡后继续战斗,最后还被授予了“阶级硬骨头班”光荣称号。
       1950年10月18日,我们从安东出发跨过鸭绿江,投入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从7月底开始,我们连就在沿江的造纸厂开设阵地,后来有一段还到镇江山下一个小车站的广场上放列。这几个月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大约在9月份朝鲜战事紧张,部队开始进行教育,杜锡杰指导员讲:“朝鲜战火已经点着了,美国已经参战,直接威胁到我们国家了。我们应该做好打仗的准备。”“朝鲜人民在过去我们进行解放战争时,参加我们的解放战争,做出了很大的牺牲。现在朝鲜发生了战争,他们遭受到侵略,我们应该怎么办?是袖手旁观看热闹,还是拉兄弟人民一把,支援他们的抗美战争?”当时每天除了进行教育就是练习装卸车和夜间行军,晚上装好车,拉出去转一圈儿再回来卸车。大家听过教育课,又看到每天在江对岸的新义州上空有敌机在投弹扫射,有时还飞过江来骚扰,于是纷纷表示:“不能等着美帝打完朝鲜再来打我们,一定要入朝参战,和朝鲜人民一起,把美帝侵略者给打回去!”结果18号那天,装上车开出去就没再回来,经过九连城一直赶到灌水,然后从河口村走浮桥过了江。过江时我们大家都很激动,我注意地观察了一下,车队从河口村南边下了个大坡,走过一段河滩地上了桥,桥中间一段还在水中,行进时我在车上向左边看,影影绰绰还看到了铁路大桥,心里不禁默念:“再见了祖国。我们一定打完胜仗再回来。”
       过江后走不多远,我们向左拐了一下,还没到前边的水丰水电站就占领阵地。在这里呆了好几天,没有见到敌机,见到不少从前边撤回来的朝鲜老百姓和人民军。后来一天夜里我们又顺着大路往前走。越往前走看到我们的部队越多,步兵、地炮部队说不上多少路纵队了,都立楞着眼睛,互不相让地往前挤着赶路。走了两夜,隐约听到了炮声,大家都知道离前线不远了。11月2日那天夜里行军至拂晓,天似亮似不亮的时候,看到营长高茂坐着小吉普急忙忙地从前边来了,他说前边战斗基本结束,我们下一步任务还没明确,现在要就地展开占领阵地,掩护地面部队,准备打。于是连长刘金魁马上命令我们从公路下到路旁地里架炮开设阵地,我看到七连和一个加拿大的40高炮连,也在公路另一侧开设了阵地,没见到九连在哪。
       天亮了,只见一拨拨美国的P-51飞机编队凌空飞过,估计是在寻找目标,要救援其残余部队或者报复我军,破坏被其遗弃的装备。等到太阳挺高了,大约八九点钟样子,我们对扫射公路的敌机开了炮。这下子敌机发现了我们高炮,于是就像苍蝇一样围过来疯狂向我进攻。说疯狂,那可不是一般的,是我从没见过的疯狂,简直不可一世!飞机编队低空飞得相当低,看样子也就三四百米高吧,那驾驶员打开驾驶窗脑袋露出来,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啊!完后它就向我们扫射投弹,我们也赶紧开炮还击,阵地上顿时枪炮声、炸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团团烟尘火光遮蔽视野,连长、排长高声喊的指挥命令听不见,敌机的进攻方向、高低位置也难以观察。打起来后,敌机是一拨接着一拨地来,我们一个连4门炮,几个单位加一块儿也就十几门炮,再加上这些老掉牙的日本75炮,故障还特别多,我们班的那门炮打了没几发,复进机就坏了。另外我们临时占领的阵地,一锹一镐也没挖没刨,只是搞了一下对空伪装,行话讲这叫“光屁股打”,所以就很被动。打了一会儿我那门炮的炮身复进不上去了,三班也挨炸了,伤亡不小,炮炸坏,可能有一半人不行了。那时整个阵地也没来得及构筑掩体、包扎所什么的,伤员和牺牲的都没地方送,实际也顾不上。就这样开打一个多小时,我们二排基本上就打不上了,一排的炮没坏,可是他们炮弹又打没了。连里叫我们赶紧把炮弹送到一排去,大家就抱起弹药箱往一排阵地跑,敌机仍在扫射,我们在送炮弹过程中又出现了伤亡。即使这样,大家还是顶着敌人的炮火把炮弹陆续都送到了一排。我看到一排也有伤亡,可他们的炮没坏,还能打。直到最后炮弹也打光了,我们这才拉起一些伤员撤下阵地,躲进公路下边的一个涵洞里隐蔽起来。即便是这样,美国飞机还是不依不饶地转着圈子轰炸扫射我们炮阵地,最后看我们阵地上实在没动静了才停止扫射,但还是来回飞着在周围转圈观察动静。上级叫我们撤出阵地,可这时汽车上不去,也无法把炮撤下来,只好等到敌机没了,天下雨,也快黑了,这才上阵地收拾烈士的遗体和炮。这一仗大概全营当场牺牲了20来人,负伤的更多,是我们团有史以来牺牲最多的一仗。
       撤下来以后,我们掩埋好烈士,拉上坏炮向后边走。坐在车上,大家肚子咕咕叫了,这才感到一天没吃饭,饿了。因为作战时我们炮班都把干粮袋临时堆放在阵地上,这些干粮袋里的炒黄豆和苞米粒还是出国前在国内炒的,大家都很珍惜,舍不得吃,作战时也没人想起来吃,直到最后上阵地时才拿回这些干粮袋。回撤路上,大家打开干粮袋,发现不少炒黄豆苞米粒都黏糊糊的,仔细一看,原来被鲜血染红了。于是大家就把沾上鲜血的黄豆和苞米粒扔掉,挑吃那些没有沾上血迹的。一路大家都没什么话,整个被沉重的气氛所笼罩,这一仗牺牲损失太大、教训太深了!我们的武器落后、战术也不行,不过,尽管这样,我们还是用手里的落后武器,凭着敢打必胜、不怕牺牲的勇敢战斗精神,同装备先进并穷凶极恶的美国飞机进行了一次刺刀见红的近战、恶战。
       战后听说,云山这一仗我军共击落敌机3架。这也是我们高射炮兵敢于同敌机“拼刺刀”的功绩与荣耀!
(2006年8月口述于抚顺 原草整理)
 
作者简介:辽宁绥中人,1931年4月生,1945年11月参军,曾任战士、班长、排长、股长、科长、副团长,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援越抗美战争,曾荣立大功2次。1978年转业任辽宁抚顺监狱副监狱长,后离休。

 
热点文章
援越援老出国作战的记忆
第四野战军高射炮部队诞生记
难忘岁月——秘密赴越作战的中国...
回忆高射炮兵建军初期
英勇善战的高炮62师
—...
挺进祖国最南端
志愿军部队里英雄的高射炮兵
青春年华战火红
讲述62支队的烈士故事,201...
单炮打游击 荣立一等功
图片推荐
援越援老出国作战的记忆
援越援老出国作战的记忆
《钢铁天盾—高射炮兵第一团诞生60周年纪念文集》
《钢铁天盾—高射炮兵第一团诞生60...
第四野战军高射炮部队诞生记
第四野战军高射炮部队诞生记
关于高炮团的组建过程
关于高炮团的组建过程
网站首页 | 筹建组织 | 技术支持 | 网友留言 | 网站投稿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 Reserved 高炮六十二师战友网 版权所有
总部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万柳塘路60号 3-9-2 电话:024-24206118 传真:024-84820028 高炮62师战友QQ群:2476129
辽ICP备10002072号